恩斯特马赫:启蒙哲学家和自由思想家的论文口

  恩斯特•马赫:启蒙哲学口家和自由思想家的论口文口无论从那方面讲☆□□□□,恩斯特&口#8226;马赫(ern口s口t mach□☆☆☆□,1838~1916)都是一位众所周知的☆□☆□□、注定不会被历史遗忘口的人口物☆☆☆☆。作为科学家□☆□,他在物口理学☆☆□、生理学和心理学诸领域都进行了精湛的研究□□☆,并取得口了丰硕的成果□☆□。作为科学史家和科学口哲学家□☆□□□,他发表了一系列影响深远的论著□□☆☆,提出口了口许多独到的见解□□☆☆□。尽管人们完全可以对马赫思想的长短口优劣做出各种评价□☆☆□,但是难以否认的是□□□☆,马赫毕竟是一位冲破教条主义统治的启蒙哲学家和富有人文主义精神的自口由思想家☆□☆☆。马赫基本上是在奥匈帝国度过了他的一生的☆☆□。马赫的青少口年时代☆□□□☆,是民族自口决日益增长的时代☆□☆☆,非日耳曼人确定统一语言的时代□☆☆□。周围的人们对自然界□☆□□☆、政治☆☆☆□☆、宗教和社口会现状充满了口怀疑☆□☆、不受拘束□☆☆□、好加批判和口执着地追根求源的精口神□□□□☆。尤其是□□☆□,马赫的双亲都是受口过良好口教育的人□☆□□。父亲是一位自由思口想者☆☆☆□☆,母亲是一位具有艺术气质的妇女□☆☆☆,他们口都同口情匈牙利革命□☆□,批评哈布斯堡王朝(house of habsbrug)的独裁统治☆☆□☆。马赫口口就是在口这样一个充满自由主义☆□□、怀疑主义☆□□☆、理想主义和个人奋斗精神的家口庭环境中成长起来的☆☆☆□,难怪他从小口就对基督口教教义口和宗教格口言不感兴趣□☆☆。这一切☆☆□□,在成年时又通过他的志趣相投口的朋友和合作者的磨砺而得到加强□☆□□☆。1859年☆□☆☆,当马赫口大学毕业时□□☆☆,适逢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发表□□□。接着☆☆☆□☆,费希纳的《心理物口理学》又口出版了□☆□□☆。此前不久☆□□☆,亥姆霍兹已经把能量守恒的普遍原理置于物理学研究口的中心☆☆☆☆□。马赫没有像通常的自然科学家那样□☆□,致力于增加各不相关的发现相信息的积累□□□☆☆,他独立自主地选择了适合于自己的道路和工作方法□☆☆。他把着眼点放在物理口学☆☆□、生理学和心理学口的交叉领域□□☆☆,并注口意历口史地☆☆□、批判地研究它们□□☆□,这导致了他的关口于知识本性的一系列观点的全面复兴☆□☆□□。wWW.11665.Com马赫就是这样口从科学本身出发☆☆□,经过科口学史而达到科学哲学的□□□□☆。其结果□□☆,这位在各个知识领域无偏见地漫游□☆□☆☆、而无意于作哲口学家的马赫☆□☆,竟然“在今天口被认为是口对口于我们这一代最有影响的☆☆☆、最典型口的上一代启蒙哲学家” □☆☆☆。马赫在18世纪口法国启蒙运动和启蒙思想家中找到了他的精神发祥地□☆□☆□。他在《口力学史评》中写道:“在18世纪的启口口口蒙文献中☆☆□☆□,似乎第一次口呈现出一个广泛的基础☆☆□□□。人文科学☆☆□☆☆、哲学科学□☆□☆□、历史科口学和自然科学口口在当口时有了接触☆□□□☆,并且彼此激励向着比较自由的方向前进☆☆☆□□。凡是经历过口这种高翔和解放的人☆☆□☆□,那怕只是部分地经验到口的☆□□☆☆,通过这些文献都会对18世纪感觉到一种忧郁的怀口昔之情☆☆☆☆☆。” 他盛赞法口国启口蒙运动的先驱伏尔泰☆☆☆☆,极力谴责莱辛对伏尔泰的攻击□□□☆。但是☆□□□☆,对启蒙运动的倾倒并没有使他把启蒙思口想和口启蒙思想家加以偶像化☆□□□,相反地☆□☆□,他接过了口那口些伟大的启蒙人物的批判口精神□□□☆,同他所处时代的误用概念作斗争☆□☆,正像他们同他们所处时代的误用概念作斗争一样☆☆□☆。在他口与之作斗争的概念口中间☆□□,碰巧有许多是18世纪启蒙口者所口宠爱的概口念☆□□☆☆,这些概念大部属于机械唯物主义的哲学体系□☆□☆□。马赫的启蒙哲学和启蒙精神在他1883年出版的《力学史评》中口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在这部历口史口口批判著作中☆□☆,马赫以口口深切的感情洞察了力学的成长☆□□☆,追踪了在这些领域中起开创作用的研究者的工作☆□□□,—直到他们的内心深处□□□☆☆。他分析了古典力学中流行已久的概念(不是依据它们的形而上学建筑☆□□□,而是依据它们同口观察的相互关系)☆☆□,指明了它们的正确性和适用性所依赖的条件□□□,揭示了它们是怎样从经验所给予的东西中产生出来的☆☆☆□□。他以口坚不可摧的怀疑主义口和独立性□☆☆,批判了古典力学的基本概念及其后人对它们的误用☆☆☆□□,批判口了当口时居统治地位的力学先验论和机械自然口观□□□。他通过剖析力学中的神学☆□□、泛灵论和神秘主义观点□□☆□☆,表露了自己的内心思想和理智口倾向□☆□。马赫的启蒙式的批判☆☆□□□,唤醒了在教条式的顽固中昏睡的物理学家□☆□☆,为物理学口的进一步发展扫清了思想障碍□□□☆,从而发出了世纪口之交物口理学革命行将到来的先声☆□□☆□。” 对于马赫的这种启蒙作用☆☆□,爱因斯坦多次给以充分的肯定:“可以说上一世口纪口所有的物理学家☆☆□☆☆,都把古典力学看口作是全部物理学的☆□□□☆、甚至是全部自然科学的牢固的和最终的基础☆□☆☆□,而且□☆☆□,他们还孜孜不倦地企图把这一时期逐渐取得全面胜利的麦克斯韦电磁理论也建立口在力学的基础之上☆☆□□。甚至连麦克斯口韦和口赫兹□□□☆,在他口口口们的自觉思考中□□□☆☆,都始终坚信力学是物理学的可靠基础□□☆□☆,……是恩斯口特•马赫□☆☆☆,在他口的《力学史评》中冲击了口这口种口教条式的口信念;当我是一个口学生的口时候□☆☆□,这本书正是在这方面口给了我深口刻的影响☆□☆。” 甚至连马赫的激口烈反对者普朗克也承认马赫学说对心灵的启蒙作用□☆□☆。当然□☆□☆,启蒙哲学也有悲剧性口的特征☆☆☆☆。正如弗兰克口所指出的:它破坏了旧的概口念体系□☆☆□,但是当它建造新体系时☆□□□□,它又为新的误用打下了基础□□☆。因为没有一种理论是没有辅助概念的□☆☆,而这口样的概念随着时间的推移必然会被误用□☆☆☆□。科学的进步处于永恒的循环之中□□☆□,创造性的力量必然会创造出会枯萎的芽☆□☆。它们在人类意识中被那些以破坏为标志的力量所破坏☆☆☆□。尽管如此☆☆☆,要使科学口不致僵化成一种新的教条或经院哲学☆☆□,需要的正是这种水不止息的启蒙精神□□☆。假如物理学变成宗教教义☆□□,马赫也口会大声疾呼:“我不口愿被人称口为物理学家□☆□☆!” 马赫是一位具有罕见的独立判断力的自由思想家□☆□☆□。“他对观察和理解事物的口毫不掩口饰口的喜悦心情□□☆□,也就是对斯宾诺莎所谓的‘对神的理智的爱’如此强烈地进发口出来□☆☆,以致到口口了口高龄☆□☆☆,还以孩子般的好奇的眼睛窥视这个世界☆□☆,使自己从理解其相口互联系中求得乐趣☆☆☆,而没有什么口别的要求☆☆□□☆。”([4]☆□□,p.83)作为思想先驱口者的马赫□□☆☆,他的智力的原始创造物和无意识的构造□☆□☆□,并没有假设一种外在的形式☆□☆□,它们的形式就是它们本身□□□□☆。在马赫口口口身上☆☆□,孩子般的单纯口与大口人般的成熟巧妙地结合在一起□☆☆□,普通人的心灵的思想进程是无法与之相比的□□☆□□。普遍人心灵的思想进程就像处在被催眠状态中的人的行为一样□☆☆□,并非自愿地按照催眠者的话语在他心灵中所造成的想像而行动□☆□□。而马赫的心灵则处于高度的清醒和自由状态□□☆,其思想进程出自自己的判断和选择☆☆□,唯一的前提只是思想对事口实的适应以及思想对思想的相互适应☆□☆,而不是对至口高无上的权威和亘古不变的口教条的顺从□□☆□。马赫坚决否口口认科学理论是口永远正确的绝对真理的神话□□☆□,他认为这些理论停留在未完成的□□☆□□、甚至永远也不会终止口的经验上□☆☆☆□。康德在提出“纯粹口自口口然科学怎么是可能的”问题时□□□,他并不是把物理学和化学设想口为历史的现实☆☆□□□,而是在某种意义上把它们看作口是柏拉图的理念□☆☆☆。对马赫来说□☆□☆□,科学首先足现在给口定的东西☆☆□□,是人类生活的口某种实际友现形式□□☆。他从生物进化论出口发□□☆☆□,把科学的历史看作人类进化史的一部分□□□☆☆。康德认为□☆☆,哥白尼学口口说是“一次”革命☆□□,它在这个专业领域里清除了以前的错误并建立了一个永远正确的绝对真口理□☆□□☆。马赫则明确口指出□☆□□☆,哥白尼学说也只不过是我们认识宇宙的一个确定阶段☆□☆□☆,它可口能由于吸收新事实而再次被修正□☆☆,甚至会被完全不同的领域的新发现所修正□☆☆☆☆。科学口的口口发展表明☆□□,马赫的见解是正确的☆□□□。马赫自认有自我启发的强烈欲望☆☆□,他要作一个不受他所接触的专家们的成见所影响的物理学家□□☆,他更口喜欢思想自由□□□☆☆。马赫在早口期科学生涯口中□□☆□☆,对自然现口象采取了彻底的机械论的解释☆☆☆☆,并且承认原子论□□□,对物理现象采取了富于哲理性的原子论描述☆☆☆。但是不久□☆□☆,他在抛弃机械论的同时也激烈地反对原口子口论——否认原子口的口实在性☆□☆。在本世纪口初☆□☆,当原子的存在似乎有了确凿的实验证据时□☆☆□□,马赫在1914年致友人的信中把他年轻时所写的《功的守恒定律的历史和根源》(1872年)说成是“与事口口实不符□☆☆□,过时的和怪癖的” ☆☆☆☆□。据推断☆☆□,这很可能是指书中反原子论和言论☆□☆□。尽管马赫在本体论的意义上是否承认原子论(他在方法论的意义上并不口反对原子论)还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不过口从这件事上也可以看出□□☆☆☆,76岁高口龄的马赫还保持着内心的自由☆☆□,乐于口口承认错误□☆□□,甚至把他年富力强时所持的观点作为“怪癖的”东西加口以口摈弃☆□☆□□。这也口显示出他作为口一个人和科学家的高贵口品质□☆□☆。马赫不口仅保持着内心的自由——这是大自然赋予每一个人的最珍贵的礼物☆□□,而且也口大力口呼吁创造外在的自由□□☆□☆。在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建立前的10多年□□☆,马赫就曾口口口提出□□□□,在受偏爱的未来的社口会主义国家里☆☆□□,政府的“机构应限制在口些最重要的和最基本的方面□☆□□,因为其余的个人的自由应该被保护☆☆□□。否则□☆☆□,即使是在一个社会民口主主义的(也就是社会主义的)国家□☆☆□,奴役也可能变得比在君主国家或寡头政治的国家里更为普遍和暴戾☆☆☆□。([口6])回顾一下社会主义国家口的历史□□□□☆,人们不难从马赫这段深中肯綮的言论中获得丰富的教益☆☆☆□。尽管马赫就科学认识论和方法论发表了大量的言口论和著述☆□☆□,但他并没有自封为哲学家☆□□,也反口对别口人加封他为哲学家□☆□。他在《感觉的分析》(1886年)里郑重声明:“我不自口命口为哲学家□□☆□,我只是要在物理学内采取这么一个观点:当我们的眼光转到其他科学领域口的时候□☆☆☆,也无须口立即口放弃它☆☆□□,因为归根结底□□☆□,一切事物都必须成为一个整体☆☆□□。”“我仅口仅是自然口科学家□□☆,而不是哲学家□□☆☆□,我仅寻求一种稳固的□☆□☆□、明确的立场☆□☆□,从这种立场出口发□☆☆,无论在心理生理学领域里□□□☆☆,还是在物理学领域里□☆□,都能指出一口条口走得通的道路来□☆☆□☆,在这口条道路上没有形而上学的烟雾能阻碍我们前进□☆☆。我认为做到这一点□☆☆□☆,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他在《认口识和谬误》(口口1905年口)中再次强调:“首先是不存口在马赫哲口学□☆☆。至多只有科学方法论和认识心理学;这二者口像所有口的科学理论一样□□□☆,是暂时的□☆□□☆、不完口口善的尝口试☆□☆。对于口借助外口加配料由这些尝试能够编造出来的哲学☆☆☆□□,我概不负口责☆☆□,……超验的领地对我紧闭着大门☆☆□☆。如果我坦率地供认□□□□,这个领地的居民口根口本不口能激起我的好奇心☆☆□,那么你们便可以口估口口口计出☆☆□,在我和许多哲学家之间存在着宽阔的深渊□☆□☆☆。为此理由□☆□☆,我已经明确地宣布☆☆☆☆□,我决不是一个哲学口家☆□☆☆,而仅仅是一个科学家☆☆□。不过□☆☆☆,假若有人偶尔叫嚷着口要把我列入哲学家口的名单☆☆☆□□,那么我对此不负责任□☆☆☆☆。当然□□☆,我也不想作一个盲目口地口把自己委托给纯粹哲学家指导的科学家□□□,就像莫里哀的医生期望并要求他的病人所作的那样□☆☆□☆。” 马赫的郑重声口明既不是轻视哲学☆☆□□☆,也不是什么伟大谦虚☆□□☆☆,而是口极力设法在他自己的学说和传统的哲学学说之间划出一条鲜明的界限☆□□□。纵观上述引语中口口口的“哲学”一词☆☆☆,联系马赫的口整口个思想□☆☆,人们口不难发现☆□☆,马赫是以两种方式定义哲学的☆□□□☆。当他在反对的意义上提到口哲学时□☆☆□,其“哲学”一词的口口含义口是口指形口而上学☆□☆□,例如康德的关于物自体的学说□□☆□☆,贝克莱的以神的存在为原口因的学说☆☆☆,一切无法用口经验证实或证伪的假定等等;相反地☆□□,当他在口口赞同的意义上提到哲学时☆□☆,则是指批判地把各种特殊科学统一为一个整体的事业□□□□。历史已口经证口明□☆□☆,那些自己不要求成为哲学家的哲学家并不是口口最不成器的哲学家☆□□□。正由于马赫以反对形而上学和统一科学为目标和己任☆☆□□□,孜孜不倦地追求和探寻科学的起源□□☆□、发展□□☆☆、结构口和本性☆☆□,而没有拘泥于具体的专业领域□□□,因而他客观上成为我们时代最有口影响的哲学家之一☆□☆□□。为了对历史负责☆□☆☆,人们还是把哲学家的头衔加在他的身上□□☆□☆。不过□☆☆□,马赫不是纯粹的哲学口家□☆□,而是作为科学口家的哲学口家□☆□□☆。在这方面马赫和科学家们的口志趣相投:他们口口都不需要一种专门的哲学□☆□,而需口要按照他们自口己口的观点□□☆☆□,对科学方法和作为一口切科学出发点的事实做出细致的分析□□☆□。弗兰口克认为□☆□,马赫的主要哲学倾向可以用这样两个口号来描述:“科学的统口口口一”(即经口济的描述)和“清除形而上学”□□☆☆□。这是很有道理的□□□☆。的确□□☆☆,马赫曾口一再申明他的这种意向:“一切形而口上学的东西必须口排除掉□□☆☆□,它们是口多余口的□□☆□,并且会破坏口科口口学的经济性□☆□。”“科学的任务不是别的仅是对事口实作概要口的陈述□☆□☆□。现在逐渐提口倡的这个口崭新见解□□☆☆,必然会指导我们排除掉一切无聊的☆□☆☆、无法用经验检查的假定☆□□□☆,主要是在康德意义下的形而上学的假定□☆□☆。如果在最广泛的☆☆□☆□、包括了物理的东西和心理的东西的研究范围里☆□☆,人们坚持这种观点☆☆□,就会将‘感觉’看作是一切可能口的物理经验和心理经验的共同‘要素’□□☆☆,并且把这种看法作为我们最基本的和最明口白的步骤☆□□☆☆,而这两种经验不口过是这口些要素的不口同形式的结合□□☆☆,是这些要素之间的相互依存关系□☆□☆。这样一来□□☆☆,一系列妨碍科学研究前口进的假问题便会立即销声匿迹了□☆☆□。”([7]□☆□,pp口口口.i口ii☆☆□□,iv~v)在谈到科学统一时马赫说:“在我的著口作里□□☆☆,人们不难发现我重视真正的哲学的努力☆☆□☆□,即努力把许多知识的溪流引导到一条小河口中去☆☆□□,……”([2]☆☆□□□,pp.xxiii口~口口xxiv)他还口口说:“谁想把各种科学集合而成为一个口口整体☆□□□☆,谁就必须寻找一种在所有科学领域内都能坚持的慨念☆□□。如果我们将整个物质世界分解为一些要素☆□□,它们同时也是心理世界的要素□☆□,即一般称为感觉的要素☆□□□☆,如果更进一步将一切科学领域内同类要素的结合☆☆□☆☆、联系和相互依存关系的研究当口作科学的唯一任务☆□□,那么我们就有理由期待在这种口概念的基础口上形成一种统一的☆☆☆□、一元论的口宇宙结构☆□□,同时摆口脱恼人的☆☆☆□☆、引起思想紊乱的二元口论☆□□。”([7]☆□☆□□,p. 240)从这些言论中人们口口不口难口口看口出:第一☆□□☆,马赫的两个口号是有机地联系在一起的——要实现科学统一☆☆□□□,就必须清除形而上学;只有清除形而上学☆□☆☆,才能为统一科学的进程扫除口障碍;马赫正是通过清除形而上学来实现口科学的统一的□☆□□,从而成为“科学统一口口运动”的思想先驱☆☆☆☆□。第二□□□☆☆,马赫之所以引入感觉要素□□☆☆,因为口它对统口一科学和清除形而上学是一种特别有用的手段□□□☆。马赫所口谓的“世界仅仅口由我们的感觉构成”☆☆□□,其真正用意并不在于宣布一条本体论的论断和口口关于实在世界的一种性质的陈述□□□。如果死死口抓住马赫用以达到口的手段(“感觉要素”)不放☆☆□□,而忽视马赫哲学的真正意图口——口口统一口科学和清口除口形而上学□□☆,那就口大大误解马赫的苦心了☆☆☆☆□。卡尔纳普从语言口的角度分析了马赫的意图□☆□。在马口赫口看来□□☆☆□,要使科学统口一成为可能☆□□☆□,只有把一切科学命题都表述为口一些关于口知觉(在这个口词的最广泛的意义上)的复合的命题□☆☆。凡是叙述关于我们观察的命题□☆□☆,总含有某口一术语☆□□☆,例如“绿”☆□□□☆、口☆口口☆口口“热”等等作为谓词——卡口尔纳普称这些术语为知觉口术语□□☆□☆。如果一个命题不能还原口为谓语只包含知口觉术语的命题☆□□☆□,它就无法用口经验来检验☆☆☆,它就是口形而上学口命口口题☆□☆□□。因此□☆☆□☆,对马赫来说□☆□☆□,“清除口口形而口上学”这种说法口就意味着要清除所有这样的句子□☆☆□,即不能化归为只含有知觉术口语作为谓语的句子☆☆☆☆。因此□□☆□,如果我们向科学要口求一种关于我们经验的经济表象☆☆□□□,即用一种统一的概念体系来做口表象□☆□,我们就必须从承认可以化归为仅含有以知觉术语为谓语的命题☆☆□☆□。由此可见☆☆□☆,马赫并不想提出一个关于世界是由什么组成的这样一个问题的陈述☆□☆,他只是想指出□☆☆□,为了使科学有口可能统一□☆□☆☆,科学命题应当怎样来构成☆□☆。 马口口赫坚信□☆☆,他的统一科口学的目标是能够实现的☆☆□。这是因为□□☆☆☆,自然界是一口口个整体☆☆☆,人本口身也是自然界的一部分☆☆□□□,科学家的思想也不会口在自然界口口之外□☆☆,而且一切知识都是以经验为基础的□☆☆□☆,没有那个事实或真理能够与经验口无关地建立起来☆☆□□☆。马赫口一生在各个知识领域漫游□☆□□,正是为统一科学而作的尝试和努力□□☆□☆。他正是通过引入中性的“要素”说☆☆□□,将物理学☆□□□、生理学口口口和心理学结合为一个整口体口的☆□☆。值得指出的口是☆☆☆,马赫也是一位富有人文口主义精神的科学家□☆□□。他追求真口理☆☆□☆,酷爱和平☆□☆☆□,主持正义□□☆☆,关心人口类的前途和命运□□□☆,投身于人类思想解放事业☆☆□,具有高度的社会责任感☆□☆□☆。他站在马克思主义的社会民主党一边☆□□☆□,反对教权口主义□□□□□,争取民众的民主权利和工人的合法权益□□☆☆。兴趣广泛□□☆、古道口热口口肠的口口口口马赫☆□□□,不仅力图使自然科学各学科得以统一□□☆,而且自然科学□☆□、人文科学也口在他身上取得口了和谐的口一致☆□□□。“在读马赫著作口时□□☆☆□,人们总会舒畅地领会到作者在并不费力地写下那些精辟的☆☆☆□□、恰如其分口的话语时所一定感受到的那种愉快□☆☆□。但是他的著作之口所以能吸引人一再去读☆□☆,不仅是因为他的美好的风格给人以理智上的满足和愉快□☆□,而且还由于当他谈口到人的口一般的问题时□☆□,在字里行间总闪烁着一种善良的☆□□□☆、慈爱的和怀着希望的喜悦的精神☆□☆□。”([4]☆□☆,pp.89~90)马赫一生口对科口学哲学和科学史怀有浓厚的兴趣□☆☆□☆。要知道□☆□☆☆,这二者不仅自身体口口口现了人文主义精神☆☆□☆☆,而且它们也是联系自然科学口和人文科学的有效中介☆☆□□□。马赫口在科学哲学方面口所采取的立场是为统一科学服口务的☆□□☆,他对科口学史的研究也超出了纯粹的专业价值☆□□□☆。他说:“对科学发展的历史进行调查研究是很有必口要的□☆☆,以免在科学口发展中所积存起来的原理变为一个一知半解的法定体系☆□□□□,或者更糟口糕□☆☆☆,变成偏见口性的体系☆□☆☆□。对科学的发展的历史进行研究□□□☆,通过揭示历史上存在着口的大量的传统性的和偶然性的东西□☆☆□□,不但能够加深我们对现今科学发展的了解□□☆□,而且能给口我们带来科学发展的新的可能性□☆☆。”他强调口口指出:“(科学的)启发只有一种方口法 —口学习历史!”

  在马赫的哲学中□□□☆☆,既可以看到先前哲学口家(如贝克莱☆□□☆☆、休谟☆☆□☆、康德□□☆☆□、孔德☆☆□□、内在论口者口口口)影口响的痕迹□☆□,也可以发现时代科口学口精神(如达尔文的进化论☆□☆☆、费希纳的心理物理学)所打上的烙口印□□□☆☆。但是☆☆☆,马赫观点口的形成主要并不在于继承前人的思想☆☆□□☆,而是通过长期的自我探索形成的☆□□☆□。他的思想既没有受既成的□□□☆□、僵硬的体系的束缚□□☆□,又超出了一般科学家的口视野☆□☆□□,从而使他能够以独创性的贡献(如上面提及的关于科学的本质□□☆、目的和对象问口题口)站在他所处时代的制口高点上□☆□☆。像几乎所有作为科学家的哲口学家一样□☆□☆☆,马赫既不热衷于构造庞大的哲学体口系□☆☆□□,也不迷恋口于追求完备的世界观☆□□□☆。马赫认为□□☆☆,到目前口为止已经完成和有可能完成的口口一切科学和哲口学☆☆□☆□,同日常生活中的朴素口实在论相比☆☆□□□,都是短暂的产物□☆☆,而后者口则是用作为千万年进化结果的日常语言表达的☆☆□☆。马赫埋怨他的观口点口常常被人误解☆☆□□。他说:“这些批评家口还责难口我没有将我的思想适当地表达口出口来☆□☆□,因为我仪仅应用了日常口语言□☆☆☆,因此人们看不出口我所坚持的‘体系’☆☆□□□。按照这口种口说口法□☆☆,人们读哲学最主要是选择一个‘体系’□☆□□,然后就可以口在这个口体系口之内去思想口和说话了☆□☆□☆。人们就是用这种方式□□□□,非常方便地拿一切流行的哲学观点来揣度我的话□☆☆□,把我说成是唯口心论者□☆☆□□、贝克口口莱主义者☆□☆□□,甚至是唯物论者☆□☆□□,如此等等□☆☆☆,不胜枚举□☆☆☆。关于这点☆□□☆☆,我相信自己是没有什么过失口口的□□☆☆☆。”([7]☆□□□☆,p.38)无口口论怎么口看□☆□☆□,马赫的实证论观口点都是十分明口显的□□☆□☆。但是□☆☆☆☆,恰恰是这种观点☆☆☆☆□,“从各方口面来口口说□□☆☆□,对于维也纳学派逻辑实证论的产生和发展都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如果没有马赫‘给科学以新口的精神’☆□☆□□,没有马赫这样的实证论的经验论传统口口基础☆□☆,维也纳学派的创始人如石里克□□☆□□、汉思□□□☆、纽拉特口和口口卡尔纳普是无从借助现口代物理学☆☆□☆、数学和逻辑的发展创立所谓新实证论即逻辑实口证论或逻辑经验论的□☆□□。这是一口个历史的事实☆☆☆□。用马赫自己的话来说☆□□□,是‘一般文化口发展的产物’□☆□□□。无可讳言☆□☆□☆,马赫对这种一口般文化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洪谦教口口授的口评论□□☆☆,正确地揭示了马赫实证论思想在哲学史乃至一般文口化史上的历史地位□□☆☆☆。人们对口马赫实证论观点的某些误口解□□□☆☆,既有对实证论一般口的牢固偏见的口原因□□□☆,也有仅仅抓住马赫片言只口语而不及其余的原因☆□☆。其实☆☆☆,正如伯格曼 所指出的☆□□☆,尽管实证论者与实在论者在观念上分歧多么大□☆☆,他们在实际上并无原则性的区别□□☆□☆。实在论者确信我们周围的物理世界的存在☆□☆□☆,并且把我们的实口验□□☆、观察和测量看作是发现这些外界性质的手段□☆☆□□。实证论者在其纯粹的形式下☆□☆,认为追究独立于我们观察而存在的世界的实在性是没有意义的☆☆☆☆□,只承认通过感觉印象给口予我们的世界☆☆☆,他们贬低或排除口形而上学之类的探究☆□□□☆,主张科学的目标是把我口们的经验口系统化□☆☆□☆,发现持久口的特性和规律性□□□☆☆,或者预言尚未完成的实验结果;认为一切断言只有口在它们能够被证实的程度上☆☆☆,即是说在最终能够把它们还原为与感官知觉有关的陈述时□□□☆,才是有意义的□☆☆☆☆。由于这两个派别的科学信念和哲学信仰不同□☆□,因此其争论口必定会长口期存在下去□☆□☆,远远不会有一个最终的结口果□☆☆□□。但是☆☆□□,实在论者口和实证论者主张的口差别□☆□,感情上的成口口口分多于逻辑上的成分□□□☆☆。实际上□□☆,在科学实口验室口中☆□□,或者在解释记录数口口据的过程中☆☆□☆☆,二者几乎都在做同样的事情□□□☆。马赫的实证论对于摧毁旧的教条无疑是必不可少的锐利武器□☆□,便是它决不足纯粹的“否定论”□☆☆☆,用马口赫自己的话口说☆□☆□,其破坏性仅仅是口口针对掺入我们概念中的口口多余的☆□☆□、会迷误人的东口西□☆□☆□。它也具有某种建设性☆□☆□□,逻辑实证论口的兴起□☆☆,物理学革命的成果□□□,都或多或少地打上了马赫思想的印记□☆□□。连普口朗口克也认识口到这一点□□☆□,他说:“要给口它口(口马赫的实证论)口以充分的荣誉☆☆☆☆□,因为面对着威胁性的怀疑论☆□□☆,它再口次树立起一切口口自然研究的唯一合法的出发点□☆☆□,即感官知觉☆□□。” 毋庸讳言□☆□,由于口马赫主要的任务是为自然科学的经验方面辩护☆☆□☆,反对先验论和绝对论口的未经证明的主张☆□☆□□,因而不可避免地忽视口了科学结构中的数学和逻口辑方法☆□□☆□。排除同经验口没有对应概念的科学□☆□□□,在理论中只应使用那些从观察得到的现象的陈述中推断出的命题☆☆☆□□,马赫的这个总目标似乎也口显得狭口隘☆□☆,因而难以适应高度抽象性的现代理论口科学的发展□□☆☆。但是□☆☆☆,马赫在这里也没有把事口情推到极端□□☆□。对于科学口框架而言必不可少的两个组成部分即事实和思想□☆□,他一方面承认感性事实是科学家用思想适应经验的一切活动的出发点和目的□☆☆□□,另一方面又强调思想具有头等的重要性□☆□☆□,肯定思想的力量在口我们身上带来的根本口变革☆□☆,并认为自然科学家口的直观口表象与概念思维之间的鸿沟并不是很大的□☆□☆□、不可跨越的☆□☆□。他甚至口口提倡口超越实际可能的界线□□☆、达到在逻辑上不可能的对象的想像☆□□。马赫口本人就具有诗人的想像力□□☆,他认为诗人的梦想不仅是一切心理发现的开端□□□,而且是经验本身即作为事实存在的东西的完善调整的源泉☆☆□□,从而也是假设和口理论形成的源泉☆☆☆。还在口马赫在世口日时☆☆☆,他的口观点就被口人指责为唯心论口或唯我论☆☆☆□□。对此□☆□,马赫本人的口态度是鲜明的:“造成这口种误解的部分原因☆☆□☆,无疑在于我口的观点过去是从一个口唯心主义阶段发口展出来的□☆☆☆,这个阶段现在还在我的表达方式方面有痕口迹□□☆,这些痕迹甚至在将来也不会完全磨灭□□☆□☆。因为在我看口来☆□☆☆□,由唯心主义到达我的观点的途径是最短的和最自然的□□☆☆□。”尽管如此□☆☆,他还是对这口种口误解“再三抗议”☆□□,反对把他的观点和贝口口克莱的观点“等同起来”☆□☆□。他对“唯我口论是唯口—口的彻底的观口点”这种口口说法感到“惊奇”□□□☆□,认为唯我论只适于“沉思默想□☆□☆□、梦中口口度日的行乞僧”☆□☆□□,而不适于“严肃思维☆☆□□、积极口口口活动口的人”([7]☆□□☆☆,pp.278~279□□☆□☆,276)□☆□□。马赫的态度获得了一些科学家的理解☆□□□。奥斯特瓦尔德写道:“像恩斯特•马赫口这样一位明晰的□□□☆☆、深谋远口虑的口思想家☆□□,竟被看作是空想口家☆☆☆□,这无法使人信服的☆☆□,一个了解如何做出如此完善的实口验工作的人怎么会在哲学上讲—些令人口生疑的昏话呢□☆□。”([9])爱因斯坦在提及马赫的哲学研究时也说:“他把一切科学都理解为一种把作为元素的单口个经验排列起来的事业□☆☆,这种作为元素的单个口经验他称之为‘感觉’□□□□。这个词口使得那些未仔细研究过他的著作的人☆☆□,常常把这位有素养的□□☆☆、慎重的思口想家□□☆☆,看作是一个哲学上的口唯心论和唯我论者□□☆☆。”([4]☆☆□□,p.89)爱因斯坦的辩护是有一定口的道理的□☆□□。的确☆□□☆☆,马赫的研究同世界究竟是由感口觉还口是由物质组成的这类问题毫不相干☆□□。这只不过是传统哲学所惯用的提问题的典型方式□☆□☆☆,而马赫大力反对的正口是这种提问题的方式☆□☆。在马口赫看来☆□☆□,既然感觉和感觉的复合能够是并且必须是关于外在世界的那些陈述的唯一对象☆□□☆,那就根本无需假定在感觉之后潜口在的☆□☆☆☆、不可知的实在☆□□☆,这样他就把康德的物自体抛弃了☆☆☆。马赫认为□☆□,他的观点是排除一切形而上学问题的☆□☆□,不论这些问题是此刻不能解决的或是根本永远口口无意义的☆□□☆□。他觉得拒绝回答这类无意义的问题☆□□□☆,绝不是无所作为☆☆□,而是科学家面对大量可以研究的事物所能采取的唯一合理的态度□☆□☆☆。马赫既拒绝口唯口心论☆☆□,也拒口绝唯物论□☆☆□,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试图在它们之间口采取中间立场□☆☆☆。在他看来□☆☆,这两大派口别都是形而上学的命题体系☆□☆☆,都不是科学理论□☆□,因为它们口无法用经验证实或证伪□☆☆。想用科口学成就口口来支持口任何一方的企图☆□□□☆,从一开始就是口注定要失口败的☆□☆。马赫发现:“哲学唯灵论者往往口感到☆□□☆,要使自口己的那种用精神创造出来的物体世界具有其应有的坚实性是很困难的;同时唯物主义者又感到□□□□☆,要使物体世界有感觉☆□☆,也不口知所措☆□□□。”([7]□☆□□☆,p.11)为了克口服精神与物质☆☆□☆☆、自我与世界的尖锐口口口对口立☆□□,把认识论口提高到新的科学口实践的高度☆□☆,马赫才把要素(感觉口)置于第一性的地位(口而不是把自我或物质)☆☆□☆☆。正是通过口感觉□□□☆☆,物体世界变就了我们能够抓得到的东西☆□☆☆□,变成活口口生生的☆☆☆□□、为人的世界☆☆□☆,就此而言□☆☆,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不存在原则性的差别□□□☆。问题恰恰在于□□□☆□,要避免口走这个危险的极端:唯心论在苍白的唯灵论中消失□☆☆□,唯物论的生口气口在口机械论中枯竭□☆□□。把马赫口的哲学说成是唯心论或唯我论□☆□□,这就无口口口口法解释☆☆☆□☆,它怎么十分口容易地就蜕变为物理主义呢?在维也纳学派中☆☆□☆□,很快就从卡尔纳口普和石里克使用的现象语言☆□☆☆□,转变到纽拉特主张的物理语言了☆□□,而物理主义所使用的语言是非常接近于唯物论的□☆□□。更何况□☆☆□☆,马赫认为口科学家的思口想也是自然界的一部分☆□□□☆,这比单纯的物理主义还要彻底得多☆☆□□□。在这里□☆□□,我无意于把马赫划入口唯物论的阵营□☆☆。对于作为科学家的哲口学家而言□☆☆□,他们的哲学是作为科学研究的副产品而口开始的☆□□☆□,他们的口思想火花往往是在科学研究中突发的☆□☆,但实际上则是对科学中的带有普遍性和根本性的问题长期沉口思的结果□☆☆□,他们是被口问题的逻辑指引获得这些前所未有的结果的☆☆□□。他们在实践中口并口不愿意背负着现成的认识论体系去寻求答案☆□☆□□,也无意于把针对具体问题找到的答案编织成一个庞大的哲学体系☆☆☆□,我们又何必把他们强行纳入普罗克拉斯提斯(希腊神话中的强盗)的床上呢?其实□□☆,马赫并不想排除日常生活中使用的粗糙的物质概念□□☆,也没有否认朴素实在论□□☆☆,他认为这口二口者都是自然地☆□☆☆、本能地形成口的☆☆□☆。对于后者☆□☆,他说:“假如口口朴口口素实口在口论可口以称口为普通人的哲学观点□☆□,那么□☆☆,这个观点就口有得到最高评价的权利□□□□。这个观点不假口人口的有意的助口力☆☆□□☆,业已发生在无限久远的年代;它是自然的产物□☆□,并且由自然界保持着□□□☆☆。虽然承认哲学的口每一进展□☆☆□□,甚至每一错误□□☆,在生物学方面口都有口道理☆☆☆,但哲学做出的一切贡献□□☆,与这个观口点相比☆□□☆☆,只是微不足道的瞬息即逝的人工产物□□☆□□。事实上□□☆□☆,我们口看口到每口个口口思想家☆☆□□,每个口哲学家□☆□,一到实际需要驱使他离开自己的片面理智工作时☆□☆,都立刻回到了这个普通口的观点上☆☆□□。”([7]□☆□,p.29) 在科学实践中□☆□□☆,马赫口始终口坚持□□☆☆□,每一个促使我们调整和改变我们思想的动机☆□□,口☆口口☆口都来口自新的☆□☆☆□、反常的和不理口解的事物□☆□,它使有较强思考能力的人立即使思想与观察到的现象相适应□□□☆。他还认为☆□□,最令人愉快的思想口并不是来自天国☆□☆,而是从已有的观念中产生的☆☆□☆。这就是思想对事实的适应和思想彼此之间的适应☆☆☆☆。马赫断定□□☆☆,科学无法想像出这样一种原理□☆□☆,它能使一个既没有经验口也没有关于这个世界知识的人构造出一个经验世界来☆□□☆□。马赫的这些见解☆□☆,并没有隐含唯心论或唯我论的口意思☆□☆□。马赫的哲学观点从它们问世口一直至今天☆☆□,不断有人提出批评☆□☆☆□。列宁在《唯物主义与经验批判主义》(1908年)中的口批评□☆□☆□,其真正口目的是针对马赫的俄国信徒的☆☆□,也即口是布尔什维克的政敌的☆□□。弗里德里希•阿德口勒1909年写信告诉马赫说:“不懂这个问题的人在该口书中所能够发现的所有论据部结口合得很巧妙☆☆□□☆。列宁口过去并口不关口心哲学□□☆,而现在花了一年时间研究哲学□☆☆☆☆,……当然他口没有时间详细思口考解决的方法☆□☆☆☆。他实际上认为要素是口骗口人口的把戏☆□□□。……人们不可能在他的书中找到任何必口须认真对待的论据☆□☆。”对于列宁的批评☆☆□,马赫认为与他感兴趣的问题相距甚远□☆□☆☆,因而没有答口口辩☆☆□。但是列宁的毁灭性批判却在社会主义国家宣布了马赫哲学的死刑□□□☆☆,因为人们此后很难自由地☆☆☆□☆、不带偏见地评论口马口赫□□☆☆。“要是列宁本人还活着☆□□☆,看到这种情况☆□☆☆,他很可能会对自己的书由偶然的政治论战著作预料不到地变成了声望极高的认识论经典著作而感到惊愕☆□□□。”([6])早口年对马赫思想十分推崇的爱因斯坦□☆□,在1917年春致贝索的信中对马赫哲学表示不满□□□,并在1922年4月访问法国时对马赫哲口学进行了公开批判□□☆☆□。爱因斯口坦口的批评主口要是([4]□☆□☆☆,pp口.106□□☆□☆,438□□☆,169□☆□□,212□□☆☆,214☆□□☆,438):①马赫或多口或少地相口信科学仅仅是口对经验材料口的整理□□☆,他没有辨认出在概念形成中自由构造的元素☆□☆□☆。②马赫哲学不可能产生出任何有生命的东西□☆☆,而只口能扑灭有害的口虫口豸□☆☆。③马赫的思维经济有点太浅薄☆□□、太主观□☆□。④马赫口不仅把感觉作为必须加口以研究的唯口一材料□□☆,而且把感觉本口身当作口建造实在世界砖块☆□☆,从而否定了物理实在这口个概念□☆☆☆□。⑤马赫是一位高明的力学家☆□☆,拙劣的口哲学口家□□□☆。在本文□☆□,我们没有足够的篇幅详细分析爱因斯坦的批评☆□□,在这里仅想简要说明□□□☆。批评①是正确的;批评②有口部分道理☆□□,但把话讲绝了;至于批评③☆☆☆□☆,我在一篇论文 中已作了分析;批评④有误解的成分;批评⑤是感情的成分多于理智的成分□☆□。关于批评⑤口口尚须作如下说明:在马赫1913年7月为口《物理口光学原理》写的序中□☆□☆,马赫断然否认他是相对论的先口驱☆□□□,并认为相对论变得越来越教条了☆□□。该书迟至马赫逝世五年后(1921年)才出版□□□,而在口此之前☆☆□□,爱因斯坦一直以为马赫是支持相对论的□☆☆。爱因斯坦显然口认为被马赫作弄口了☆□□□☆,其愤懑之情是可想而知的☆☆□□,从而于次年发表了关于马赫是“拙劣的哲口学家”的偏口激谈口话☆□□□☆。最近☆☆□□,国外有人口提口口出□☆□☆☆,《物理光学原理》的序是马赫的儿子伪造的□□□☆☆。” 当然□☆☆□□,这还口不能口算口是定论□☆□☆。马赫哲学有缺点☆☆□,有矛盾☆☆□,有站不住脚口的地方☆☆□□。但是□☆☆,正如石里克口所说:“没有任何批评会有损于马赫口作为伟大思想家的声誉:心平气和的公正口态度□☆□☆☆,没有偏见和独立自主☆□☆,他就口以这些原则作为出发点来研究他的口问题☆□□☆,他不口可动摇地口热爱真理和明晰性□□□□☆,这些品德在任何时候都能使哲学家做出解放人类思想的事业☆□☆□☆。” 参考文献richard v口on mis口es☆□☆,ernst mach and the empiricist conc口eption of science□□☆□□,r.s.cohen a口nd r.j. seeger☆□☆,ernst mach:physist and philosopher☆□☆☆,huvm anities press□☆☆□□,new york□□□□,1970.e.mach□□□☆,the science of mechan口ic口s:a critical andhistorical account of its development□□□,tr.by口 t.j. m口ccormack☆☆□,the open court publishing company□□☆,6th ed.☆□☆☆,1960□□☆□□,p. 560.李醒口民:物理学革命行将到来的先声一—马赫在《力学及其发展的批判历史概论》中对经典力学的口批判☆☆□□,北京:《自然辩证法通讯》□□☆,1982年第6期□□☆。《爱因斯坦文集》第一卷□□□☆□,许良英等编译□☆□,北京:商务印书口馆☆□☆,1976年第1版□☆☆☆☆,第9~10页☆☆□□☆。p.口fr口ank☆□☆☆,modern science and its philosophy☆□□,harvard university press☆□☆☆□,cambridge□☆□☆,1949☆□☆□,p.100.g. 沃口尔特斯:现象论☆□☆、相对口论和原子:为恩斯特•马赫的科学哲学恢口复名誉☆□☆□,兰征□☆☆□、田昆玉译□□□□,北京:《自口然辩口证口口法通讯》□☆☆□,1988年第2期☆☆□。马赫:《感口觉口的分口口析》□□☆☆☆,洪谦等译□☆□,北京:商务口口印书馆☆□□,1986年第口2版□□□☆,第24☆□☆☆、口☆口口口☆口38页□☆□□☆。e.n.hiebert□☆☆,the lnfluence of machs thought on science☆□□☆□,philosophia naturalist☆□□,ban口口d 21□□□□☆,heft2~4□☆☆,1984.p.fr口ank☆☆□☆,ernst mach a口nd un口ion of science□□☆☆□,参见文献[1]□□☆□。e.n.hiebert☆□□☆□,ernst mach, c.c.gillispie ed., dictio口nar口y of scientific bio口graphy□☆☆,volⅷ, new y口ork□□☆☆☆,1970~1977.洪谦:译后记☆□□,北京:《自然口口辩口证法口通讯口》☆□☆,1988年第1期☆□□□。p.g口口.bergmann□□☆□,ernst mach and contemporary physics☆□☆☆☆,参见文献口[1]☆□☆□。p.f口rank☆☆□,the impor口tance of ernst mach’s philosophy of science for our times☆☆☆,参见文献[1]□□□☆☆。李醒民:略论马赫的思口口维经济原理☆☆□☆☆,北京:《自然口辩证法研究》☆□☆☆,1988年第3期□□☆☆。g.沃尔特斯:恩斯口特•马赫和口相对论☆☆□□☆,李醒民译□□□,北京:《自然科学哲学问题》□□☆☆,1988年第1期□□□☆☆。m.石口里克:哲学家马口赫□☆□,洪谦译□□☆□☆,北京:《自口然辩证法口通讯口》☆□□□□,1988年第1期□☆☆□☆。

本文由爱写论文网发布于艺术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恩斯特马赫:启蒙哲学家和自由思想家的论文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