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科学哲学的兴起的论文口☆口口☆口

  俄罗斯科学哲学的兴起的论文

  摘要:作为世界口科学哲学的“次生形态”□□☆,俄罗斯科学哲学的兴起既是苏联哲学对西方口哲学的回应□□☆☆☆,同时也是苏联马克思主义哲学整体发展的产物□☆☆☆,即在20世纪60年代以后☆☆☆☆,苏联辩证唯物主义研究出现了认识论的转向☆☆□□□,由此带动了自然科学哲口学问题向科学哲学的过渡□□☆。关键词:俄罗斯 科口学哲学 辩证唯物主义 认口识论转向

  abstract: as world philoso口phy口 of science "secondary shape", russian philosophy of science, its rise not only corresp口ond to west philosophy of science, but also is soviets philosophy oneself developing, and as a domain of development tende口ncy in general philosophy of soviet ideological trend overall since the 20th century 60s. key words: r口ussia, philosophy of science, dialectical materialism, epistemological turn一□☆☆、苏联自然口科学口哲学问题的“认识口论转向”当代俄罗斯科学哲学延续于苏联时期的自然科学哲学问题□☆☆,后者作为辩证唯物主义的专门领域☆□□□□,其早期口研口究旨在运口用辩证唯物主义原理解释相对论☆□☆☆、量子力学□☆☆、达尔文口学说☆☆□☆、自然科学口基本规律的基础□□☆□,丰富“物质”□☆☆□、“因果性”□☆□☆、“必然性”□☆☆、“偶然性”□□□、“空间”□□☆、“时间”等范口口畴口(口口口[口口口1],p.310)☆☆□,也就是集口中口在“本体论”层面□□□☆☆。www.11665.com直口到20世纪60年口口代□☆□☆,这种情况才口有所改观□☆□□☆,自然科学哲口学问题口实现了“认识论转向”☆□☆☆,标志就是“科学口研口究的口逻辑”(логика научного исследования)的兴起□☆☆□☆。1962年5月☆□☆☆,基辅举行了首次科学研究的逻辑会议☆□☆,п.в.科普宁(п.в.копнин)做了题为《辩证口逻辑与科学研究》口的报告□☆□,他提出:“在科学和科学认识对社口会生活的作用不断增长的情况下□☆□,研究关于客观真理的认识的运动规律具有重大的意义……哲学的任务就是找到自己在科学认识发展中的位置□☆☆。完成这一任务的主要途径之一就是研究认识本身☆□☆☆、研究科学研究的逻辑□□☆☆☆。”([2],pp.3,5)1964年□□☆☆,п.в.科普口宁又在《口科学研究逻辑及口其口基本概念》一文中口口对进一步把科学口研究的逻辑理解为“对主体在认识现实中取得新的科学结果的过程的分析”☆☆□。同时☆☆□□,他还对科学研究的逻辑与唯口物辩证法的关系作了比较□☆☆☆☆。他指出☆☆☆☆□,虽然科学研究的逻辑的基础是作为逻辑和认识论的唯物辩证法□□□☆,“但它并口不是口它口们口的简单应用□□□☆,而是一个有自己的对象和基本概念的口专门理论知识口领域□☆☆。可以说□□□☆,这是对作为逻辑和认识论的唯物辩证法进行理论研究中一个特殊的方向☆☆□□□。”([3],pp.42,41)这个特殊的方向实际上口就是一个以科学认识口本身口为对象☆☆□☆□、旨在探索科学发展机制和程序的专门领域☆□□□☆,它确立的是一种新型的哲学与科学的关系☆□□□□。п.в.科普口宁这一构思是非常口大胆的□☆□☆,它构成了俄罗斯科学哲学的一个雏形☆☆□☆□。1965年□☆☆,苏联科学出版社出口版口了由口口п.в.科普宁主编的论文集《科口学研究的逻辑》□☆□□□,这本论文集囊括了科学基础☆☆□、科学结构□□☆□□、科学发现□☆☆、科学解释☆□☆□、科学评价和科学进步等各口个领域的研究☆□□☆□,几乎涉口及了科学哲学的所有内容☆☆□,堪称是俄罗斯科学哲学的第一口座里程碑□□☆□。第二座里程碑则是1970年在莫斯科召开的第二次全苏自然科学哲学问题会议☆□☆。这次会议口把“哲学☆☆□、方法论和自然科学口史的共同问题”作为首要议口题☆□□☆,突出了科学认识论和科学方法论的地位□□□□☆。在这次会议上□☆□☆,п.в.科普宁口做了题为《马克思列宁主口义认识论口和现代科学口》的重点发言☆☆□,他再次强调:“研究认识论和科学认识逻辑的哲学家不可能绕口过发生在本世纪科学中的巨大变化□☆□□。因此令哲学家感兴趣的不仅是在客观世界中新认识了什么☆☆□,还有获得知识口的新方法和新手段☆□☆□、知识的结构变化□☆☆□☆、现代科学技术思维本质的范畴□☆□☆、以及既有知识对未来认识的追求□☆□。”([4],p.28)这次会议后□☆☆,科学认识论和科学方法论遂成为苏联自然科学哲学问题研究的主流☆□☆。1981年☆☆□☆☆,苏联哲学界召开了第三次全苏自然科学哲学问题会议□□☆☆,当时的苏联口科学院院口长а.п.亚历山口大洛夫(а.п.александров)在开幕词中就给自然科学哲学问题下了一个新口的口定义:“实际上□□□□,现代自口然科学哲学问题是跨越科学探索和思考科学的方口法论基础☆□□☆☆、并且更加关注自然界以及人在自然界中的位置的中心之口一☆□□☆☆。”([5],p.26)这实际上是从官方立场承认了科学认识论和科学方法论在自然科学哲学问题中的核心地位☆☆□,标志着苏联自然科口学哲学问题“认识论转向”的最终完成□☆☆。二☆□□□、“认识论口口转向”的哲学根源苏联口自然科学哲学问题出现“认识论口转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它不口排除苏联学者对西方哲学的借鉴□☆☆,但是更为根本的还是其自身哲学的发展☆☆□,正如孙慕天先生所指出的☆☆□☆,科学哲学在苏联的兴起也是作为20世纪60年代以来苏联一般哲学思潮总体发展趋势的一个侧面☆☆☆□□,即在20世纪60年代□□☆☆☆,苏联哲学界围绕辩证法口本性问题展开了一场激烈而深刻的争论□□□☆,出现了一种口被称为“认识论中心主义”的思潮☆☆□,它的基本论题就是口把唯物辩口证法理解为认识论☆☆☆☆,把认识论问题放在哲学的首位□☆☆□☆,这种思潮为科学认识论和科学方法论研究奠定了理论基础([6],p.12)☆☆□□。而这一场“激烈而口深刻的口争论”就涉及到俄罗斯科口学哲学与苏联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关系问题☆☆☆□。但是在这一关系口问题上□☆□☆☆,某些俄罗斯学者持否定态度☆□☆。1997年□□□□☆,е.а.马姆口丘尔(е.а.мамчур口)☆□□、н.ф.奥夫钦尼科夫(н.ф.ов口чинников)□☆☆☆☆、а.п.奥古口尔口佐夫(口а.п.огурцов)联合发表了《祖国的科学哲学:初步总结》一口书□□☆□,其中就涉及到了对苏联时期的科学哲学与辩证唯物主义关系的说明☆□☆。首先□□☆,在辩证唯口物主义口原理问题上☆☆□☆□,作者并不否认苏联时期的科学哲学曾在这一传统下工作□☆□□,包括辩证口唯物主义的发展思想和它所预设的把一切现象(包括认识)看作是不断发展的过程的观点;但是作者又提出□☆☆□,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所口包含的一系列原理并不为口这一学说所独有□□□☆□,而是马克思主义者从以往的哲学(主要是德国古典哲学)中吸收来的☆☆□☆☆,因此辩证唯物主义原理对苏联的科学哲学并口不具有必然的依赖性□□□☆。应该说☆□□□,该作者的这一口观点是可取口的☆□☆,当年п.в.科普宁也正是持有同样观点☆☆☆,才主张在唯物辩证法内部开辟一个以科学本身为对象的新的研究领域☆□□。其次□□□☆☆,在辩证唯物主义传口统的方法论意义上☆□□☆☆,作者否认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采用的“从抽象上升到具体”的方法是研究科学认识的方法的初始思想和范例☆☆□☆☆。他们口解释说☆☆□,老一代的苏联哲学家曾经提出要认真研究马克思的逻辑与方法口的任务☆□☆☆□,企图弄清和再现《资本论》的作者采用的分析方法;但是科学哲学家☆☆□、特别是年轻一代的哲学家则意识到马克思的方法口并不能作为辩证地再现科学思维的完备基础□□☆,他们通常采取另口外的途径☆□□,即分析口科学认识本身□□□□☆、分析科口学的文本☆☆☆□□、实际历史和当前的科学实践□□□。对于这些哲学家来说□□☆☆□,辩证唯物主义既不能口作为认识的口工具□☆□□□,也不能充当方法论的背景□□☆□□,口☆口口口☆口更不能充当更加宽广和一般意义上口的研究科学认识的前提□☆□。([7],pp.252-255)这一观点是值得商榷的□□□。须知□□☆☆,探讨《资本论》中从抽象上升到具体的方法曾经是斯大林时代以后苏联哲学界的重要研究内容之一☆□☆☆☆,м.м.罗森塔尔(口м.м.розенталь)□☆☆□、э.в.伊里因科夫口(э.в.ильенков)□□☆□、а.а.季诺维也夫(а.а.зин口овьев)□□☆□☆、п.в.科普宁等都曾口在这一领口域内工口作☆☆☆□☆,也正是通过这项研究☆□□☆,苏联哲学家口确立了辩证唯物主义的认识论地位☆□☆,从而把认识论特别是科口学认识论问题凸显出来□□☆☆。如果否认苏联学者对马克思《资本论》的方法的研究价值□□☆□□,就将使俄罗斯科学哲学的兴起失去理论前提□☆□□。当代俄罗斯哲学家в.ж.(в.ж.келле)口就口承认“在苏联□□☆☆☆,科学哲学问题的研究以马克思主口义作为自己的理论和方法论基础”☆□□、“在苏联是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出发来解决科学的各种哲学问题的”([8],pp. 1,2)☆□□□。因此☆□☆,在俄罗口斯科口学哲学兴起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关系问题上☆□☆,我们的观点是第一□□☆☆、苏联国家制度的改变并没有割断其哲学史的联系□☆☆,当代俄罗斯的科学哲学几乎继承了苏联口自然科学哲学问题的全部创作队伍和研究内容□☆☆☆□,它不可能忽略□☆☆、更不可能否定它在辩证唯物主义语境下兴起和发展口的历史;第二□□☆☆□、辩证唯物主义对俄罗斯科学哲学的兴起所起的作用□☆□☆,恰恰不是简单的概念和范畴上的优惠□☆□□,而是在哲学发展的总体方向上为俄罗斯科学哲学的兴起提供了前提和基础□□□☆☆,这就是20世纪60年代以后苏联辩证唯物主义研究的重大转向☆☆☆□。三☆□□☆☆、辩证口唯物主义内部对话与哲学的认识论本质20世纪50年代中期以后☆☆□,苏联哲口学在研究内容上出现了重大转折 □□☆□,苏共二十大对斯大林教条主义和个口人崇拜的批判☆□□☆□,为苏联哲学营造了一种新的发展气氛□□☆☆,使苏联哲学工作者结束了为斯大林-日丹诺夫肤浅哲学做诠释的历史□□□☆,开始重新思考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性□□☆□、对象☆☆□☆、结构和功口能等问题□□☆。同时☆☆□☆□,苏联口口新一代的哲学工作口者已经成长起来☆□□☆□,他们大多是十月革命以后生人□□□☆☆,在二战前后接受过正规的哲学训练□□☆□,谙熟马口克思主义哲学和近口现代西方哲学□□☆□,具有独立思考的愿望和能力☆□☆,他们在辩证唯口物主义的结构和功能等问题上就与老一代的“正统派”发生了口冲突☆□□□,引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争论☆□☆□□,即本体论派与认口识论口派之争☆□☆□□。本体论派的代表是г.в.普拉东诺夫(г.в.платонов)□☆☆□□、в.п.罗任(в.п.ро口口жин)□☆☆、в.п.图加林口诺夫(в.п.тугаринов)□□☆□、м.н.鲁特凯口维口奇(口м.н.руткевич)等□□☆,他们根据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的一种表述——“辩证法不口过是关于自然□☆☆、人类社会和思维的运动和发展的普遍规律的科口学”([9],p.484)——口把辩证唯物主义定义为“研究意识与客观物口质世界的口关系☆☆☆,研究自然界☆☆☆、社会和意识的运动和发展的最一口般规律的科学□☆☆。”([口10],p.519)并根据这个定义提出了马口克思主义哲学“一总四分”的结构☆□☆☆☆,强调了辩证唯物主口义的本体论功能☆☆☆。认识论派则为年轻一代的哲学工作者□☆☆□,包括э.в.伊里因口科夫☆☆☆□□、а.а.季诺维也夫☆□☆、п.в.科普口口口宁以及口б.м.凯德洛口夫口等☆☆□。他们注意到恩格斯在《反杜林口论》中的一段表述:“……现代唯物主口义本质上都是辩证的□□☆☆□,而且不再需要任何凌驾于其他科学之上的哲学了□☆□□。一旦对每一门科学都提出要求☆□☆□☆,要它们弄清它们自己在事物以及关于事物的知识的总联系中的地位☆□□☆,关于总联系的任何特殊科学就是多余的了☆☆□□。于是☆□☆□,在以往的全口部哲学中仍然独立存在的□□□☆,就只有关于思维及其规律的学说——形式逻辑和辩口证法☆□□☆。其他一切都归到口关于自然和历史的实证科学中去了□□☆。”([9],p.364)于是他们口把辩证唯物主义理解为认识论☆☆□□,更确切口地说□☆☆,理解为科学认口识论☆□☆☆。认识论派的观点受到了“正统派”的批判□□□☆。1957年□☆☆□☆,в.п.图加口林诺夫在《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结构口和功口能》一文中就指出:“直到现在还有一些哲口学家□□☆□,他们自认为识马克思主义者☆☆□□,但却反对整个世界概念□□☆☆,认为整个世界是非马克思主义的东西;还有一些哲学界反对存在关于自然☆□□☆、社会和人的思维的一般口规律□☆☆。还没有根除与此口相关的把马克思主义哲学仅仅为口认识论的思想□☆□☆□。所有口这些都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世界观不同形式的贬低□☆☆☆。”([11],p.60)他认为反对马克口思主义口口哲学的本体论意义就是反对口把马克思主义哲学作为一种口科学和世界观☆☆□。

  由此可见☆□□□□,本体论派与认识论派争论的焦点实际上就是辩证唯物主义的本体论功能问题□☆☆☆,口☆口口☆口它关涉到自然科学哲学问题的学科地位☆☆□☆、进而关涉到自口然口辩证法的性质问题□□□☆☆。由于争论的双方都立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目的都是为了维护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口哲口学□☆☆☆,因此可以把这场争论称为“辩证唯物主义的内部对话”☆□□☆,它从20世纪50年代后期一直延续到20世口纪80年代中期□□☆。1963年□□☆,г.в.普拉东诺夫和口м.н.鲁特凯维奇共同发表文章《论作为哲学科学的自然口辩证法》□□☆☆□,他们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体系建设出发□□□☆□,认为自然科学哲学问题是口与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辩证逻辑相并列的独立的哲学科学□☆□□☆,并建议把这一科学称为“自然辩证法”☆□□□。他们认为☆□☆☆,辩证唯口口物主义在整体上研究自然□□☆□、社会☆□☆□、思维的一般规律☆□☆☆□,而自然辩证法则具体研究这些规律(口诸如对立统一规律☆□☆□□、质量互变规律)在自然界的表现特点([口12],p.140)□☆□□□。认识论口派则反对把自然辩证法看作是口与辩证唯物主义并列的独立的哲学科学□☆☆□。1964年☆☆☆☆☆,б.с.格里亚兹诺夫(口б.с.грязнов)等人联合发表文章《自然口科学哲学问题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地位》☆□☆□☆,认为“辩证唯物主义是一门具有统一的对象□☆□☆、方法和理论的统一的口口马克思主义口哲学☆☆□□☆。这一哲学的素有方面和基本观点都是口不可分割和有机联系在一起的□☆□。……哲学家之间明显的专业化不是由哲学口分化引起的□☆☆□,而是有具体科学分化和哲学知识体系的丰富引起的☆☆□。”因此□☆☆□,“没有足够的理由判定自然科学哲学问题是同辩证口唯物主义像并列的口一个特殊的哲学科学☆☆□。自然科学哲学问题仅仅是对一个确定的哲学研究的门类的评述□□☆☆,它不可能口被限制和分类在辩证唯物主义之外□☆□☆□。对具体科学材料的哲学思维必须紧随现代辩证唯物主义□□□☆☆。否则口它口就既不是现代口的☆□☆□☆,也不是唯物主义的□☆☆。”([13],pp.47-48)口б.с.格里亚兹诺夫等人着重划清口了自然科学口哲学问题与具口体科口学□☆☆□、自然辩证法与辩证唯物主义的界限□□□☆☆,他们一方面否定了自然科学哲学问题的口本体论意义☆☆□☆☆,另一方面则确定了自然科学哲学问题在辩证唯物主义中的地位□☆☆,他们说:“辩证口唯物主义如果想成为真正意义上口的认识论☆☆☆,那么就应当(在不排除科学研究的理论)具体科学所提供的认识材料为基础□☆☆□☆。一般来说☆□☆☆,所有的科学哲学问题可以分成两个类型:1)对具体科学的哲学解释(如事实□☆□、规律的发现☆□☆□□,建立新理论);2)对科学研究口过程本身的认识论分析☆☆□。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所研究的是科学哲学问题的第二个方面☆□☆□☆。成为这些问题的具体材料是科学的一般结构□☆☆□□,研究过程口的结构☆□☆☆,科学认识方法的性质☆□☆□,科学理论发展的规律□□☆,科学分类原则等等☆☆☆。”([13],p.47)这实际上就确立了辩证唯物主义就是科学认识论的思想□□□。与此同时☆□☆☆□,и.д.潘茨哈娃(口口и.д.пан口цхава)和б.я.帕霍莫夫口(б.я.пахомов)也认为:“辩证唯物主义是一门关于自然□☆☆、社会☆☆□□、思维的最一口般规律的科学□☆□□☆。因此必须承认☆□☆☆,在涉及自然界的领域☆☆□□,辩证唯物主义应该以解决自然科学哲学问题的途径不断丰富自己的本体论和认识论内容☆□☆。因此☆☆□,在科学口口的现代发展口口阶口段□☆□☆,哲学不是直接地分析自然规口口律:它事实上是通过分析自然科学材口料来完成的□□☆□□。”([口口口14],p.56)他们不反对把自然辩证法作为一个独立的学科;但是他们认为□□□□,如果把能量守恒与口转化定律□☆□、有机界的结构和发展的一般图景☆☆□□、有机体和环境的相互关系□☆□☆、生物体中发射形式的发展☆☆☆□、人类起源的前提等问题都看作是自然辩证法研究的内容□☆☆☆□,那就混淆了哲学与自然科学口的界限□☆☆□☆。而在反对复活自然口哲学方面□☆☆□,п.в.科普口宁最为口坚决和口彻底□☆□☆。他认为☆□□☆□,“在当今条口件下□□☆☆☆,哲学无法把口握所有的现象和过程□□□,因为☆☆□□,第一□□□☆☆,哲学不拥有各门科学用口其研究自己口对象的各种现代化的方法;第二☆□☆□☆,哲学已经口口口不口再是哲学□☆☆□,它已经口变成各种不同专门科学的体系☆□☆。来自哲学家方面的种种洞察物质结构奥妙和生命有机体进化的企图□☆☆☆,这只口能导致复活业已过时的☆☆☆、将科学远远抛在后面的自然哲学口观念□☆☆。……哲学不是直接同事物和过程打交道□☆□☆,而是同关于事物和过程的知识☆□☆☆、同科学的概念和理论打交道□☆☆,这就使哲学的本性及其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受到某种深刻的影响☆□□□。”([15],pp. 332-口333,343,348,480)口口п.в.科普宁实际上已经提出了现代哲学的本性口口问题—口—令人惊奇口的口是□□☆☆☆,他的这些表述竟然同维也纳学派的领袖m.石里克口的观口点出奇地相似!通过以上的争论可以看出☆□□,如果认识论派把口马克思主义哲学看作是唯一的哲学口 ☆□□☆☆,那么他们对马克思主义哲口学的性质和功能的看法的改变☆☆□,也就意口味着他们对整个哲学的看法的改变☆☆☆。而这种改口变是苏联学者开展现代哲学研究☆□□☆☆、特别是科学哲学研究的思想和理论基础☆□☆□。1972年☆□☆□,《哲学问题口》杂志发表社论《唯物辩证法的现代理论问题》☆□□,对本体论主义与认识论主义口的争论进行了总结☆☆□。社论既反对把口马克思主义辩证法完全归结为认识论□☆☆□,也反对把它完全归结为本体论;但是社论又称:“唯物辩证法是研究科学认识的本性和条件□□☆、科学认识对现实的关口系□□☆□☆、科学认识真实性的条件□☆□☆☆、科学认识的起源等□☆□□。唯物辩证法的口宗旨就是探求科学知识□☆☆□□、科学知识的真实口性和可靠性的条件□☆☆☆☆、科学中新知识形成的前提和结构等的总的依据的☆□☆□,它起着科学认识的总的基本方法论的作用☆☆□□。”([16],pp.12-13)口这实际上是站到了认口识论派的一边☆☆☆。口☆口口口☆口值得一提口的是□☆□☆□,1985年ю.в.库沙科口口夫(ю.в.кушаков)发表文章《“自然哲学”怎样才是口可能的☆□□□☆?》□☆□,对本体论派和认识论派的争论提出口了自己的看法☆□☆□□。他提出这样一个问题:“究竟口是什么原因使得骤然看起来颇为陈旧的‘自然哲学’观念竟如口此牢固地植根于马克思主义哲学口文献之中呢☆□□?”他提出了三个原因:“第一☆□□□☆,在实口现建构‘自然体系’的自然口科学方案时所遇到的某些客观原因;第二□☆□□☆,由于企图截然划清和确定综合科学知识的自然哲学纲领和自然科学纲领之间的明显界线而造成的一系列原则性困难;第三□□□☆☆,对于以哲学方式和以自然科口学方式考察自然这个根本不同口的角度来说□☆□☆□,都存口在有利于自己口口口相当有力的论据□□☆☆□,因此这两种考察自然的方式不是相互排斥的□□□□,而是相互补充口的☆□☆□□。”由此他口认为:“自然哲学的问题群即使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也是‘长存不灭的’□☆☆□,不仅如此☆☆☆,而且在今天故意抹煞它正和不加批判地复口活过时的口思辨自然哲口学一样□□☆,也是一种‘倒退’□☆□☆□。”在这里☆□□□,ю.в.库沙科夫就指出口口了本体论口者和认口口口识论者在“自然哲学”问题口上进口行长期争论的实质☆□☆☆,即双方都没有对“自然哲学”的现代意义做出正确口的评价□☆☆□,例如□☆□,在评价古典自口然哲学结口构时□□☆☆,往往都默认自然科学和自然哲学的任务是相同的☆☆☆□□,而不同只是在二者的实现方式上☆☆□,后者是以思辨的☆□□、抽象的方式实现的☆☆□☆☆。([17],pp.48,50)ю.в.库沙科夫可口谓口一语道破了口问题的实质☆□□。众所周知□☆☆,20世纪以来自然哲学(философия природы)已经不是黑格尔意义上的自然哲学(натурфилософия)☆☆□□☆,如果说原口来的自然哲学是一种以建立总体自然观为主要使命的“本体论化的自然哲学”☆☆□☆,那么这种口具体讨论自然科学中的哲学问题包括自然律的意义以及方法论依据的自然口哲学则可称之为“认识论化的自然哲学”□□☆。苏联学者口没有顾及这一口区分□☆☆,而采取了彻底抛弃自然哲学的态度□☆□☆☆。但是口话又说回来☆□□□□,如果没有认识论派坚决反对旧的自然口哲学的观点□□☆□,也不可能有苏联哲学向认识论的口急速转向□☆☆□□,也不可能有科学认识论和科学方法论研究的兴起☆☆☆□□,就像在西方如果没有逻辑经验主义对形而上学的坚决拒斥☆□☆☆,也不会有科学口哲学的兴起一样☆☆□。因此☆☆□☆□,在科学哲学兴口起口的途径口上□☆☆□,我们口不能口不认为这是一个必要的过程☆□☆□。综上☆□□☆,本文探讨了在苏联自然科学口哲学问题从本体论口向认识论的转向过程中辩证唯物主义的作用问题☆☆□□。应该说□☆□,马克思主口义哲学所给予俄罗斯科学哲学的不是口直口接的□□☆☆、具体的范畴和理论□□☆☆□,而是深刻的哲学背景☆□□□□,即20世纪60年代以后在辩证唯物主义领域内对科学认识论的肯定☆☆□□□。承认认识论的主导地位在西方哲学实现于17世纪☆☆☆□,在俄罗斯口则延口迟了近300年☆☆☆。这其中的原因是一个非常值得口人们思考的问题☆□□,它表明□□□☆☆,随着人口类口知识的增口长☆☆□□,对知识进行反思是一个必然口的过程☆□□。苏联时期的意识形态把马克思主义哲学确定为国家哲口学☆□☆□,曾极力排口斥西方“资产阶口级哲学”的成果;但是☆☆□□☆,现实的科学发展及其所带来的社会问题却是苏联哲学无法回避的口问题□□□☆☆,科学认识论迟早要登上它的舞台——更何况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本身就十分关注科学和技术的发展☆□□。而苏联学者立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所开展的科学哲学研究格外关注科学知识发展的社会文化背景☆☆□,以及科学与社会互动关系☆☆☆□,从而在西方科学口哲学之口外开创了一个大异其趣的研究方向□□□☆,这一点则值口得我们口做更为深入的研究□☆□□。

  [ 参 考 文 献 ][1] [苏]в.е.叶夫口格拉弗夫:《苏联口哲学史》[m],贾泽林口口等译,京:商务口印书馆1998年.[2] копнин口 п.в,диалектичекая логика и на口учное исследование. во口просы философии.1962, №10.[3] [苏] 口п.в.科普宁:《科学研究逻辑及其基本概念》[j],《哲学译口丛》,1964年第口8期.[4]口 п.в.копн口口ин,марксистско-ленинская теория познания и современная наука. вопросы философии, 1971,№3.[5] встуительное слово президента акаде口мии наук ссср а.п.але口ксандрова. вопросы философии, 1981,№6.[6] 孙口慕天:《科口学哲学在苏联的兴起》,《自然辩证法通讯》,1987年第1期.[7] мамчур е.а.,овчинн口иков н.ф., огу口р口ц口ов а.п. .oтечественная 口философия науки : предваритель- ные итоги . м.: р口口о口сспэн,1997.[8] 弗拉基米尔•让诺维奇&#口8226;凯列:《论当代俄罗斯的科学哲学》[j],《山口口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3年第4期.[9] 恩格口斯:《反杜林论》,《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二版,人民出版口口社口1995年.[10] [苏]口康斯坦丁诺夫:《苏联哲学百科全书》[z],沪:上海译口文出版社,1984年.[11] тугарино口в 口в.п.,о структуре口 и 口функциях маркситской философии. вестник ленинградского университета,1957,№7.[12]口 платонов г.в. (мо口ск口ва),рут口кевич 口м.н. (свердловск) ,о диалектике природы как философской науке. вопросы философии,1963,№3.[13] гр口язн口ов б.с., ер口мо口л口ов口 а.я., ко口ршун口ов а.м., никитин е.п.о месте философских проблем естествознания в структуре марксистской философии.вопросы философии,1964,№5.[14] п口анцха口ва и.д.(м口оскв口а), пахомов б.я.(бийск) ,предмет философского исследоваеия в области естествознания. вопросы философии,1964,№3.[15] [苏]п.в.科普宁:《科学的口认识论基础和逻辑口基础》[m],王天厚,彭漪涟译,沪:华东口师范口大学出版口社, 1989年.[16] современ口ные проблемы теории материалистической диа口лектики. вопросы философии , 1972, №6. [17] [苏] ю.в.库沙科夫:《“自然哲学”怎样才口是可口能的☆☆□☆?》[j],孙慕天译,《自然科学哲学问题》,1987年第2期.

本文由爱写论文网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俄罗斯科学哲学的兴起的论文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